首页 首页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稿件箱 稿件箱 邮箱 邮箱
新闻中心 案件案例
检察文化 反腐反贪
司法纵横 法眼财经
警务视野 职罪预防
党建 法治论坛
廉政 检察音像
红色旅游 律师律所
教育培训 文苑艺术
警用产品 视频专区
协会之窗 广告办理
教育资讯 考讯快递 法政培训 法政英才 新闻发言人 名校推荐 名师风采 在线报名
   用户名:      密  码:     
    当前位置:首页>>教育培训>>教育资讯

女研究生年近30忙相亲 优秀也是错?

2010-12-30 9:28:00     来源:新浪教育
打印】 【关闭页面】 【返回

       美貌、智慧、高学历、富家女,这些优势叠加在一位30岁的女研究生身上,她的婚姻显得高处不胜寒。

  女研究生的爱情困局

  “我刚过完30岁的生日,很老了吧?”甫一坐下,林静的脸上绽放如花笑靥。肤白、脸圆、小酒窝,留着刘海,看起来像旧版红楼里的薛宝钗。

  这位甜美小巧的女子,出身于一位商人家庭,是位文学硕士,集美貌、智慧于一身,但这些优势叠加在一位30岁的未婚女人身上,婚姻却显得有些高处不胜寒。

  初恋是一场马拉松

  我叫林静,早在十年前,我就给自己的人生作了一个简单规划:22岁前完成学业,25岁好好恋爱,28岁前把自己嫁掉。 事实是,我19岁开始恋爱,25岁才完成研究生学业,30岁了还在愁嫁。

  规划被打乱,缘于那场马拉松式的初恋。健是我大学的师兄,我读大二的一个秋日,他戴着眼镜,穿着一件中式立领衬衫,在落满黄叶的校道上信步而来,手里拿着茨威格的小说集。那一刻,我知道什么叫一见钟情。

  在许多个有意无意的相遇之后,我们的交流也由目视、微笑点头到开口打招呼。他比我高一届,是金融系的学生,一双清澈的眼睛犹如夜空皓月,给人充满想象的空间。后来,我成了他的女友,像所有大学恋一样,我们课余的时间几乎都在一起,我喜欢搀着他的手在校道上漫步,亲吻他的眼睛道别。

  我们的爱情持续了6年,其间,我们各自完成了本科和研究生学业,他在广州一家银行当高管,我也进了一家省级媒体工作。当我们安定下来准备买房结婚时,我发现他虽然收入不错,却没有积蓄,他告诉我,他哥哥好赌成性,欠了一屁股债,兄弟一场,他只能倾尽所有为哥哥补窟隆。

  刚开始,我表示理解,甚至从父亲准备给我买婚房的钱中拿出十万元帮他还兄债。可是,没过多久,他那一次次保证不再赌的哥哥又打电话来要钱,一而再,再而三,后来甚至借了高利贷,惹一身麻烦。这些债务最终都转到了健的身上。对于,我也些微词,我父母知道健家里的情况后,担心这样一位赌徒哥哥会让我受累,要求健要么不再管他哥的事,要么和我分手。

  终于,健对我说:摊上这样的哥哥,我是没法选择了,你可以选择,我们分手吧。

  年近30忙相亲

  和健分手后,父母坚持要我回湛江工作,考虑到两老年纪渐长,也需要人照顾,我回到了湛江,并如愿成为一名大学老师。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没能愈合分手后的创伤,身边一些好心的同事或大姐热情地要给我介绍对象,都被我婉拒了,我把心思放在工作和培养自己的兴趣上,无心去谈感情的事。

  光阴一晃就过去了。眼看着自己一步步迈进大龄女单的行列,父母坐不住了,经常托朋友给我介绍对象,或请朋友来家里作客,举办家庭宴会,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选婿。有过前车之鉴,父母对我找的对象也提了相应条件,比如,学历必须大学本科以上,没有不良嗜好,更不能沾黄赌毒。

  刚开始,我很不适应这种目的性太强的介绍,虽然其中有一两个感觉还不错,但最终都没有交往下去。

  后来,父母改变了另一种方式,干脆邀请了一家公司精英员工来家里烧烤,把家里的后院张罗得热热闹闹,并致电我火速回家,不能缺席。我无法想象,在一大群男人堆里抛秀球的GAN尬,那个周末,我索性把手机关了,玩失踪,一个人跑到观海长廊的海堤上坐了到大半夜。

  我的归宿成了父母最大的心病,母亲说:“年纪大了,将来生孩子都麻烦。”父亲甚至对我进行利诱:“赶紧结婚,我送房子车子给你作嫁妆。”为了了切父母的心愿,我一改过去对相亲的抵制态度,来者不拒,有机会就去见面,用父母的话说是:“就当多认识一位朋友。”然而,这些相亲都无疾而终,要么是我看不上别人,要么互不感冒。试过一位初步交往的男孩子,两人还挺合拍,但他父母一听说我快30的年纪以及一米五二的身高,就在一边打退堂鼓。最后,这位男孩只好以“你很好,很优秀,但是……”作为分手词。

  更有一位男孩子,工作不错,人长得挺帅,交往了几个星期之后,他便催着我去看房、看车,有一回开玩笑地问我:“如果我娶了你这个资深大龄女青年,你父亲能给你多少钱作嫁妆?”虽是玩笑话,却大大地刺痛了我,我不希望他和我恋爱结婚,是冲着我父母的钱来,更不希望在他眼里,嫁妆比我重要。我鄙视这种男人,断然和他分手。

  优秀也是错?

  认识杨,我才意识到:感情的伤害是可以愈合的,爱情可以在另一个人身上重生。

  杨是一位律师,我们在去年同学的聚会中相遇,发现我们都是一中的校友,同级不同班。那时,杨刚结束一段刻骨恋情,情绪不佳,唱K的时候,他独自躲在一个角落喝啤酒。我坐在他身边陪他喝酒聊天,颇有同病相怜之感。

  那天晚上,我们聊得很好,还相互留了电话和QQ号码。后来,我们经常在QQ上见面,说起中学时的一些事,一些人,相谈甚欢。从聊天中,我了解到,杨相恋多年的女友要随父母移居加拿大,斩断情丝,一向很有优越感的他深受打击,对爱情也失去了信心。

  我们开始交往,半年后,当我几乎认为婚姻就在眼前时,杨对我的态度却日渐冷淡,甚至回避我。我给他电话,他淡淡地说:“我生病了。”当我焦急地赶去他家看望他时,他却好好地,并道出实情:“你很优秀,人也很好。但是,她要回来了,她说她放不下我。对不起!”

  幸福以这种方式戛然结束,让我大受刺激,消沉了月余。

  最近,一位大姐给我介绍了一位公务员,年纪比我大三岁,称这位男孩性格内向,不善言辞,但人品还不错,是单位里的技术骨干。对我而言,走马观花相了这么多对象,早已有些麻木,只要对方看着顺眼,人品好,我就认了,没有抱多大希望。

  没想到,见面之后,我发现我对他的感觉之好超出了我的预期。他身高一米七,和我相比悬殊不太大,更重要的是,他看起来很干净,有种让人怜爱的感觉。

  虽然我们经常网聊和互发信息,但是,他从来不主动约我出来见面。我主动约他看电影、吃饭、兜风,他也不拒绝。但道别之后,他又隐身于他的生活中,直至我再次主动相约。

  他像一个球,踢一踢动一动,这种被动让我很抓狂。我想知道,他对我的感觉怎么样,我们之间有没希望?我已经30岁了,没有更多的时间玩猜字游戏。于是,我给他发了一条信息:我们可以相爱么?

  信息如石沉大海。从此,他的QQ也变成了灰白色。

  我的爱情,到底错在哪了?

Although payday lender or fast approval payday loan a request. payday loans
Although payday lender or fast approval payday loan a request. payday loans
<
打印】 【关闭页面】 【返回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中国检察网》相关规定

  

    
教育资讯
检察官培训
信息公告
最新动态
  中国检察出版社  检察风云  法制日报  中国法院网  中国警察网  中国公安部      司法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投稿须知 - 信息公告 - 投稿信箱 cnjccn@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检察网© 2010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 100744号
技术支持:中国检察网数据资源部 您是本网站的第:  296405486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