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day loans direct lenders only<-优秀人物事迹-新疆频道
          地市频道    注册  |  登录 首页   其他频道      
 
        
  政法动态  省情介绍  优秀人物事迹  民生关注  地方来稿  问政交流  普法天地  地方风采  法治社区  检举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检察网-新疆频道-优秀人物事迹
“爱心妈妈”十年慈善路
来源:中国法制新闻网    2011-4-27 14:33:00
打印】 【关闭页面】 【返回

2009年,“爱心妈妈”捐资修建地窝堡小学水井。后排右五为热依汗·哈斯木。 

  新华网乌鲁木齐3月12日电三月的乌鲁木齐,乍暖还寒。
  3月5日,忙活完“爱心妈妈”集体十周年纪念活动,热依汗﹒哈斯木就病倒了。
  重感冒,还伴随着发烧,不得不到家附近的明园石油医院打吊针。
  其实在筹备活动时,热依汗就有了感冒症状,但自己倾注心血培养的“孩子”过十岁生日,她不想错过,也不能错过。
  幸福的称谓
  “妈妈”是每一个女人最幸福、最骄傲的称谓。于热依汗,“爱心妈妈”更是如此。
  今年72岁的热依汗是新疆石油学院的退休教师,人生中的38年,她都和孩子们在一起。
  “妈妈”是每一个女人最幸福、最骄傲的称谓。于热依汗,“爱心妈妈”更是如此。
  称呼何来?
  “孩子们叫起来的。”热依汗又回到了十年前的“幸福时刻”。
  2001年,一次偶然的机会,热依汗得知乌市37中有40名贫困学生,因家庭无力负担学费,面临退学。
  “我是一个老师,孩子退学,我特别心疼,想帮助他们。”
  筹集学费,让孩子完成学业。可是40多个孩子,凭一人之力实在难以负担。
  能不能把平日聚会的钱省下来?
  不久后的一次聚会上,热依汗把想法告诉了关系要好的30位姐妹,倡议从今后每月聚会的份子钱中,抽出一部分长期帮助贫困学生。
  众人一拍即合。500元、300元、100元……第一次,30位姐妹就凑了4000元。
  聚会地点“玫瑰餐厅”的女老板阿米娜也加入进来,“我捐1000元。”
  “2001年2月26日,我们带着5000元捐款去37中,孩子们拿着花喊着‘爱心妈妈’,黑板上还写着‘欢迎爱心妈妈’。”第一次去学校的情景,热依汗至今历历在目。
  此次爱心义举,媒体广而告之。从那时起,爱心妈妈”这一称呼,被越来越多人熟知。从那时起,越来越多的贫困学生,找到“爱心妈妈”,寻求并得到了帮助。
  被刺痛的心
  “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妈妈,你们明天来,我给你们上课。”
  2001年是“爱心妈妈”的历史元年,但不是热依汗爱心事业的起点。她的爱心火花迸发在1995年,她退休后的第3年。
  那一年7月的一个早晨,热依汗去明园附近的菜市场买菜。回家途中,突见有人在殴打两个不足10岁的孩子,孩子可怜的模样让热依汗心疼不已。
  “为什么打孩子?”她大声质问打人者。
  “他们偷钱包,为什么不打,关你什么事?”打人者也质问热依汗。
  “他们是我的孩子!”热依汗的回答人们虽不相信,但也并未为难这个足可当两个孩子奶奶的女性。
  一手牵一个孩子回了家,买的菜早不知遗失在哪儿。
  没有责怪、没有刨根问底。热依汗给他们洗脸,找出自己孩子小时候的衣服给他们换上。孩子吃完饭,眼底的恐惧渐渐散去,他们哭着告诉了热依汗偷东西的原因:
  一个孩子7岁,父母离婚,继母不管孩子吃穿;另一个孩子9岁,父母吸毒,没钱交学费。白天他们都在外面流浪,饿极了,只能……
  心被刺痛了。“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妈妈,你们明天来,我给你们上课,把书拿来,本子、铅笔学习用的东西我来拿。”
  晚上,孩子回家了。热依汗辗转反侧,一夜无眠。第二天9点半,两个孩子怯生生地敲开了热依汗家的门。
  “我感觉热依汗就是我的妈妈,很久没有感受到母爱了,心里说不出的温暖。”今年25岁的阿不力克木﹒阿卜都热依木就是当年那个9岁的孩子,如今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待处工作。
  从1995年到1997年,三年时间里,阿不力克木一直在热依汗家吃、住、学习。
  阿不力克木记得,那段时间,热依汗妈妈家有很多和他一样的孩子。
  这些孩子或是家里太贫困,或是太调皮,或是父母不在身边。得知热依汗收养了两个孩子,他们也被父母、亲戚送到了热依汗家。
  “我儿子成天不上学,我管不了,热依汗老师能不能给管管?”
  “这个孩子上了三个一年级,到现在也写不了几个字,学校不要,我也没办法。”
  就这样,先后送来了40多个孩子。可家里就100多平方米,怎么也挤不下啊。
  家庭最贫困的、最调皮捣蛋的,热依汗最后选了27个孩子,在家里办起了免费“私塾”。
  这一办就是3年,直到孩子们改掉了坏毛病、爱干净了、爱学习了,陆续返回校园。
  阿不力克木常对人说:“如果没有热依汗妈妈,我真不知道自己现在会是什么样,谢谢热依汗妈妈。”
  “我是一个妈妈,我应该给他们温暖。”面对来自社会各界的赞誉,热依汗总是笑着回答。
  不受欢迎的客人
  “有一段时间我成了婚礼上最不受欢迎的客人,有人还说‘热依汗现在快成乞丐了’。”
  在新疆,受传统风俗的影响,婚礼、割礼和丧事很讲排场。
  比如在婚礼上献给跳首场舞蹈的人“玉尔玛”(音),也就是丝巾、花帽、毛巾等小礼品;在丧礼上亲戚朋友都要戴白色头巾,亲人去世7天、40天、一周年的时候都要举行仪式纪念;诸如此类,热依汗觉得特别浪费。
  “没有这些东西,婚礼、葬礼一样能办好,那些东西拿回去都没有人用,太浪费了,要是把那些钱省下来帮助失学儿童,那该多好啊。”
  有了这一想法,热依汗立即行动起来。只要听到哪里有婚礼、丧礼,她都会不请自到,从主持人那里抢过话筒发出倡议。
  同样的倡议,在聚会上得到大力支持,而在这里……
  “我们是一个很好客的民族,但是他们不理解我的所作所为,有一段时间我成了婚礼上最不受欢迎的客人,有人还说‘热依汗现在快成乞丐了’。”
  冷嘲热讽扑面而来,她不为所动。白眼甚至诋毁,她没有退缩。筹款工作一如既往。
  功夫不负有心人。慢慢地,贫困孩子的境遇打动了众人;爱心行动感染了众人。
  简化婚礼程序、节俭办丧礼,不少人把钱拿出来给热依汗,通过她帮助更多的孩子。
  热依汗记得,第一个捐出割礼上剩下来的钱是新疆财经大学的艾力老师。
  “那是2002年的事情,当时我们正在为37中的贫困孩子筹集学费,他得知消息后,就把为儿子举行割礼准备的钱省下5000元,捐给了那些孩子。”
  这之后,更多人开始响应热依汗的倡议。
  从婚礼上“玉尔玛”省下来的1500元、丧礼上省下来的2000元、割礼上省下来的2000元……一份份爱心换来了贫困孩子的学费、医疗费、生活费。
  正在筹备婚礼的毛蓝,和女朋友商量后,也决定在举办婚礼时,把繁琐的礼节都省去,以女朋友的名义把钱捐出来。
  “热依汗妈妈说的对,其实婚礼没有必要弄得太繁琐,我们身边有很多需要帮助的孩子,捐给他们不是更有意义嘛。”毛蓝说。

Although payday lender or fast approval payday loan a request. payday loans
打印】 【关闭页面】 【返回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中国检察网》相关规定

  

    
   检察风云  法制日报  中国法院网  中国警察网  中国公安部 司法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投稿须知 - 信息公告 - 投稿信箱 cnjccn@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检察网© 2010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 100744号
技术支持:中国检察网数据资源部 您是本网站的第:  296558475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