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day loans direct lenders only<-优秀人物事迹-新疆频道
          地市频道    注册  |  登录 首页   其他频道      
 
        
  政法动态  省情介绍  优秀人物事迹  民生关注  地方来稿  问政交流  普法天地  地方风采  法治社区  检举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检察网-新疆频道-优秀人物事迹
法医:死者也会“说话”
来源:中国法制新闻网    2011-4-27 14:40:00
打印】 【关闭页面】 【返回

3月3日,法医胡雪峰在办公室里看X光片。

  乌鲁木齐在线讯“看最不想看的场面,做最不想做的事”,工作职责依然是分析证据、揭露罪行、缉拿真凶———无论被害者是沉尸海底或埋骨荒郊,作为法医,都要零距离地“正视惨淡的人生”,以勇者之心、仁者之爱,替亡者申冤,还逝者公道……
  他们既是普通的刑警,但又非比寻常,称他们为“刑警精英”也毫不为过———他们是从警多年的法医。他们,从一具具冰冷的尸体里,找寻案件的真相。他们,虽不曾亲手抓捕犯罪分子,却时刻出现在案件发生的第一现场。他们,是刑警队伍里名副其实的幕后英雄。
  近日,记者在乌鲁木齐市公安局采撷到几则具有传奇色彩的法医故事,让更多的人感受他们超乎寻常的勇敢、冷静和严谨,以及对生活、生命的热忱和敬畏。
  珍视还死者尊严
  “我接触的每一具躯体,生前都有可能遭遇不幸而亡,而我们是能让他们灵魂获得安息的最后希望。”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新市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法医胡雪峰说,做一个倾听亡者最后心声的人,以专业知识还原案件真相,给死者最后的尊严,是他八年法医生涯最珍视的部分。
  34岁的胡雪峰,1.82米的个头,带着一副近视眼镜,身材壮实,3月3日上午,记者初次见到他时,怎么也无法将他和法医这个职业联系起来。
  2002年,胡雪峰从安徽皖南医学院法医专业毕业后,考到乌市公安局新市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担任法医。
  从一名普通的医学院学生,成长为一名冷静处理各种复杂现场的法医,胡雪峰说,这一切都有些机缘巧合,当年他高考填报志愿时填写了临床医学专业,最后调配到法医专业。这个专业的变化,注定了胡雪峰此生与“法医”有缘。
  用胡雪峰的话说,他属于双重性格,遇到熟人,话特别多,可是与陌生人在一起,却有些拘束。
  2005年,胡雪峰所在的刑警大队接到一起报警,一名涂料工厂的工人死在宿舍里。据死者的工友介绍,死者晚上睡觉时还好好的,可是到了早晨就没了呼吸。接到报警后,胡雪峰跟随侦查员来到现场将尸体运回解剖。
  “验尸中我发现,尸体上有条形的损伤,虽然都已结痂,但是新旧程度不一。有的是新伤,有的是旧伤。”胡雪峰说,他对死者胸廓进行检查,发现肋骨有多处骨折。通过解剖尸体证实,死者是因为这些头部、胸腹部多发损伤导致菌血症感染性休克死亡。
  死者身上的伤,让胡雪峰回忆起来,勘查时,现场院子里凌乱摆放着的软质金属条、火钩等物品。他向侦查员提出推断:死者身上的伤,很有可能是与死者同住的人造成的。
  根据胡雪峰提供的检验报告,侦查员很快抓获嫌犯。嫌犯交代,死者是智障人员,他们经常欺负他,对其拳打脚踢,有时还用火钩烫他。最终,凶手得到了应有的法律制裁。
  仔细查验每寸头皮
  胡雪峰说,法医的主要任务是勘查各种涉及人身伤亡案件的现场,检验被谋杀或有谋杀嫌疑的尸体,判断死亡原因、时间,推断并认定是何种工具导致对方死亡或者受伤,同时分析犯罪的手段和犯案过程,有时要对损伤和存在疾病的关系进行鉴定。此外,他们也承担刑事、治安案件中涉及法律事件的活体(人身)损伤、劳动能力等方面的鉴定。
  腐败的尸体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恐怖的,更不要说亲手去摸那些变形、残缺、血迹斑斑的躯体,甚至,那种弥漫的持续刺激呼吸道的恶臭气体,就能让普通人呕吐不止。
  “法医经过专业训练,无论面对何种状况的尸体,无论是在炎热还是寒冷的环境,都只有冷静和耐心。”胡雪峰说,法医在做尸表检验时,会从头发开始,查清每一寸头皮是否有伤痕,像鼻腔、口腔也要一一查验,甚至手指甲、脚指甲里的污垢也要看个清楚,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确定死因,为侦查提供证据、方向。
  忍耐闻臭判死因
  人死后的一段时间里,尸体会呈现不同程度的腐化。尸体所散发出的一股股的恶臭是常人无法接受的。但是法医常常就要通过闻这些气味判断死因。
  “尸体高度腐化的时候,我们依然要进行颅腔、胸腹腔的检验。”胡雪峰说,一次,他们在安宁渠一桃园发现一具高度腐化的尸体,体表并未发现明显创口,在胸腹腔检验中,当他从尸体里分离出胃内容物时,胡雪峰闻出了一股淡淡的农药味。
  经过办案民警的走访调查,很快确定死者系有机磷农药中毒死亡。
  “我们解剖尸体时,很多时候都是不戴口罩的。”胡雪峰说,这是因为在一些中毒案件中,根据死者胃里散发的气味也能对毒物做初步判断,尽管尸体散发的气味让人难以忍受,但为了工作,法医还要仔细从恶臭味中去分辨毒物的味道。
  “另外,做尸体检验,除了尸体表面的内容被法医所关心外,像死者胃里有什么东西,死者生前都吃了什么,也是我们关心的。”胡雪峰说,包括肠腔内的消化物,因为能给破案提供线索,法医都很感兴趣,根据检验可以判断食物种类、进餐时间、进餐先后顺序、饮食特点等等,从而对其死亡前的活动情况进行刻画。
  欣慰细节会说话
  死去的人永远没办法诉说真相,但在法医的眼里,遗留在尸体上的每个细微痕迹,都可能“说”出死因及破案线索。
  蛆虫是法医眼中的“宝贝”。
  “尸体上出现的蛆虫,常人看了可能觉得恶心,但在我们眼中却是宝贝。”胡雪峰说,法医可以根据蛆的长度、蛆变的蛹、蛹蜕出的壳来推断死者的死亡时间。人死后一段时间内苍蝇就会光顾尸体并产下卵,并在数小时内就孵化成蛆。“如果是夏天,蛆虫一天能长两毫米,如果测量的蛆虫长1厘米,那死者的死亡时间基本在5天前,民警就可以根据这个信息去调查。如果发现尸体上有死去的苍蝇,那死者很有可能死于中毒。”
  法医在侦查案件的过程中,寻找的就是蛛丝马迹。
  胡雪峰说,他面对的尸体有的被弃置在荒郊野外、有的被大火焚烧过、有的在枯井中已经腐烂。“虽然这些尸体不会说话,但我们会利用掌握的知识,让他们‘说’出自己最后的人生经历,通过努力,让死者得以沉冤昭雪。”他说,在法医眼里,留在尸体上的每个细微痕迹都是他们关注的重点,他们要做的,就是还原死亡的真相,让尸体“说话”。
  做了8年法医,胡雪峰解剖检验尸体400多具。
  除了尸体解剖检验工作,他每年还承担着1000到2000起伤害案件的损伤鉴定任务。
  对话破题让我兴奋
  记者:有人说,你们的工作是和死人“对话”,你晚上会不会做噩梦?
  胡雪峰:对于一个法医来说,我的工作是为逝者伸张正义,所以心里很坦荡。从事法医的这几年时间里,我有时会在半夜醒来,就如同高考那段时间,梦里好像找到破解难题的答案一样,特别兴奋。有时,因为梦中觉得尸体上某个部位有可疑点,害怕睡醒后忘记,我会起来拿笔记下来。
  记者:做一名法医,每天都可能面对一些常人无法面对的现场,你有害怕的时候吗?
  胡雪峰:作为一名接受了专业训练的法医,我在处理现场的时候,从没有过害怕的感觉,只有当年在学校第一次接触尸体时,稍微有些紧张。我记得很清楚,那天学校食堂里有红烧牛肉这道菜,虽然平时很喜欢吃,但那天我没有点,因为那让我想到了尸体上的血,但第二天就好了。
  记者:在向别人介绍自己时,你会说是法医吗?
  胡雪峰:会,我觉得法医的职业很光荣,但我的孩子还小,他不知道法医是什么,只知道自己的爸爸叫“警察”。

Although payday lender or fast approval payday loan a request. payday loans
打印】 【关闭页面】 【返回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中国检察网》相关规定

  

    
   检察风云  法制日报  中国法院网  中国警察网  中国公安部 司法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投稿须知 - 信息公告 - 投稿信箱 cnjccn@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检察网© 2010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 100744号
技术支持:中国检察网数据资源部 您是本网站的第:  296556833   位访问者